登陸
注冊

CNPV·泵閥網絡產業聯盟(商機、產品、資訊、廣告)6站聯發

會員服務 刊登廣告 網站建設 培訓外包
CNPV·中國泵閥網絡產業聯盟

日立金屬被爆數據造假長達十年以上 日本制造神話破裂

來源:商悅傳媒
發布時間: 2020-04-30
分享

4月27日,日立集團旗下的日立金屬宣布,該公司及旗下子公司生產的部分特殊鋼產品和磁性材料產品存在違規檢查、篡改數據等問題,受波及的客戶包括汽車零部件廠商在內,大約170家?!斑`規時間還在調查中,但至少已經持續了10年以上。日立金屬會長兼CEO西山光秋在當日的電話會議上透露。

數據篡改涉及170家企業

據日立金屬透露,該公司于今年1月收到匿名舉報,其生產特殊鋼產品的安來工廠(日本島根縣安來市)有不當行為,之后公司對此展開了一系列調查,最終發現部分特殊鋼和磁性材料產品長期以來存在違規行為。

調查顯示,安來工廠生產的14種特殊鋼產品的檢查數據遭到篡改,涉及大約30家客戶。這些特殊鋼主要用在汽車領域,作為機械和汽車零部件的原材料使用。

磁性材料產品中,部分鐵素體磁石和稀土類磁石的檢查單和生產流程被篡改。在向客戶提交的產品質量相關檢查單據中,一些數值遭到人為更改,還有一些產品出貨前并未進行必要的檢查。鐵素體磁石和稀土類磁石可用在汽車、家電等產品的電機上。存在違規行為的工廠包括熊谷磁材工廠(日本埼玉縣熊谷市)、佐賀工廠(日本佐賀縣)、日立金屬子公司工廠,以及韓國、印尼、菲律賓等海外生產基地。共涉及包括零部件廠商在內的大約140家客戶。

管理層牽扯其中

根據調查,以上違規行為至少持續了10年以上,有多位公司內部員工牽扯其中,包括管理層人員。

日立金屬表示,將就相關問題與客戶一一單獨協商,討論應對措施,而截至目前,尚未有因以上違規行為導致安全、性能問題的報告。當日,日立金屬成立了由外部律師等人員組成的“特別調查委員會”,針對此次事件進行具體調查,并查找原因。待調查結束后再采取具體應對措施。

需要注意的是,對于日立金屬此次的數據造假丑聞,《朝日新聞》、《每日新聞》、《日本產經新聞》、《東京新聞》、《日本經濟新聞》等日本知名媒體均進行了報道,但在4月28日的報紙上,除了《朝日新聞》將其作為經濟板塊的頭條進行大篇幅報道外,其他媒體的報道篇幅較小,顯得頗為“克制”。

對此,日本Response網站指出,這或許是顧慮到了兼任日本最大經濟團體——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經團聯)會長的日立集團會長中西宏明。另外,日立集團為了強化競爭力,正在持續推進集團重組。作為集團核心板塊,日立化成、日立金屬、日立電線曾并稱“日立御三家”,之后日立金屬與日立電線于2013年合并,而日立化成在2018年6月曝出偽造檢測數據丑聞,2019年底日立化成被出售給了昭和電工。

2019財年由盈轉虧

目前還不確定數據造假一事會給日立金屬的業績帶來多大影響,不過,此前由于全球經濟減速,汽車、自動化、機器人等領域的需求下滑已經引起了日立金屬的警惕。

日立金屬此前公布的2019財年上半年(2019年4——9月)業績數據顯示,其營收為4568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03.4億元),同比下滑12%,并出現了409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7.2億元)的凈虧損。主要原因在于磁性材料業務,自動化、機器人等領域對其需求下滑,而汽車領域的價格競爭加劇,最終使得公司利潤受損。

當時日立金屬預計,其2019財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全年將出現47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7.1億元)的虧損,而2018財年凈利潤為313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0.8億元)。值得一提的是,日立金屬做出由盈轉虧的預期時,主要考慮的是市場需求下滑,而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制造業普遍受到沖擊,其2019財年的最終業績很可能較預期更糟糕。

另外,雖然數據造假的具體緣由還有待日立金屬進一步調查,但可能與公司業績壓力、生存壓力不無關系。就像三年前轟動汽車行業的神鋼造假一案,其背后也隱藏著鋼鐵行業不景氣、公司管理不善、績效目標過高、市場壓力大等種種問題。

日本制造神話破裂

隨著松下的離去、尼康的黯然退出,索尼的緊衣縮食、東芝的易主,日本引以為傲的制造業屢屢爆出的“造假大案”, 曾經被捧上天的日本制造,正式走下神壇。2018年,日本西鐵城手表公司向外界公布了一份調查報告,承認旗下子公司存在大量篡改產品測試數據和零部件產地的行為。日本企業的造假丑聞呈現進一步蔓延趨勢。

2017年10月8日,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神戶制鋼承認,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期間,公司旗下的四家日本工廠所交付的鋁、銅產品均存在篡改材料數據等作假行為。10月13日,神鋼表示,其旗下9種鋁、銅、鋼鐵產品也發現存在證書造假等問題,被波及的問題產品購買方增加至約500家。

曾經引以為傲的日本制造業正在被拉下神壇。以“日本制造”而聞名于世日本工廠到底發生了什么?接二連三的丑聞背后暴露出的似乎是“現場至上主義”的極限。

科爾尼管理咨詢公司會長梅澤高明指出,“問題在于沒有推動業務戰略和盈利模式的升級、僅僅關注目標的管理模式。對于一線不勉為其難就完不成目標的業務,調整相關業務本身應該成為先決條件”。據德國咨詢巨頭羅蘭貝格統計,日本企業的單位時間生產效率已經降至歐美的3分之2左右。該公司社長長島聰指出,“受各自為政和組織的封閉化的影響,工作產生重復的情況很多,結果導致了很多的浪費”。疲憊不堪的日本生產一線。企業文化的改革是無法回避的,但最可靠的解決方法是引進新的科技。

長島指出,封閉化組織的缺點之一是“沒有注意到已在社會上遍布的“已存在的事物””。在物聯網和人工智能的引進方面,德國和美國領先一步。關于這樣的科技,“背后存在日本企業認為能以一線能力加以彌補的看法”(長島),但這種能力已經日趨接近極限。換言之,相繼出現的丑聞的另一面也是在提醒日本到了向日本式的產品制造注入新科技這一活力的時候了。

免責聲明
本網所展示的資訊由企業會員轉載或媒體會員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方全權負責, 本網對此不承擔任何責任。涉及文章/圖片侵權問題請聯系本網協助刪除。投訴/合作QQ:130178866
生产拖鞋赚钱吗 甘肃快三今天开奖情况 澳门十大赌场平台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27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下载一个体育体育彩票 秒赚德国赛车能玩吗 香港二分彩走势图 江西11选5人工计划 长安汽车股票 快3玩法有会一吗